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央新影官方博客

中国最权威的历史影像资料馆

 
 
 

日志

 
 
 
 

《岁月留声》给我的一点感悟与一点感慨-方新中(中央新影)  

2010-11-22 12:06:00|  分类: 新影,方新中,洪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一点感悟

善歌者使人继其声。继谁的“声”?又是谁在“善歌”?

新中国成立60年来,有多少美妙的歌声在我们的心底流淌,又有多少生动的面庞随着歌声长久地驻入我们的脑海,那歌那人以及那词曲背后的故事无不和当时的历史语境紧密相连。

在这60集《岁月留声》杀青之际,通过做其中10集(展现10个年份中的代表性的歌曲和人物),感到最值得一说的就是这个群体:词曲作者和演唱者。以前从来没有如此集中地接触他们,也从来没有想过这些歌曲和劳动人民的关系。但是现在感受到了:他们是为劳动人民写歌唱歌的人,他们的歌因为普通百姓喜爱而广为流传。

怎么这样说呢?

一般习文的人郁于文化传统,是不屑于从事这种短小的“勾当”——写歌词的,尽管近代写歌词的人大多没有学术上的鸿篇巨著,但是并不妨碍歌词作为文化大树上的细小一枝,绽放在旷野之中。而这一枝,是普通的人们能够够得着、能够体味得到的——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些歌曲是最具有一定的普世价值、传世价值的。

陕北农民李有源的《东方红》,那词那曲都粘着黄土地的魂;贺敬之创作《白毛女》的时候,只是鲁艺的学生,在此之前他还只是鲁南农村的小伙,“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飘飘洒洒那个年来到。”多么朴实的语言,却给了我们无限美好的意境。

“那天大雪纷纷下,我娘生我在船舱,没有钱,泪汪汪,撕块破被做衣裳,湖上啊北风呼呼的响,舱内雪花白茫茫,一床破絮象渔网,我的爹和娘啊,日夜把儿系在胸口上……”

同样是写雪景,歌剧《洪湖赤卫队》中的这段唱包含人物的悲惨命运,景、事结合,歌词简单却饱含深情,旋律舒缓却直抵人心,嗓音质朴却摄人心魄。这种建立在劳动人民感情基础之上的诸多唱段,正是靠着那份朴素的真情,长久地赢得了听众。

从陕北民歌到陕北革命民歌;从青海花儿到王洛宾的歌曲;从侯宝林到严凤英、常香玉;从田汉聂耳到汪曾祺再到施光南,还有更多更多……不同类别的歌曲、不同的词曲作者、不同的演绎方式,无不是遵循了为劳动大众创作的宗旨,这可能是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的巨大影响,但也更是一首好的歌曲不能脱离人民群众的最好说明。

 

二、一点感慨

谁将檀板轻敲?谁轻启了樱桃小口?那是封建文人士大夫向往的境界。与劳动人民无关。

60年来无数首流传甚广的歌曲,最显著的特点,就是与人民大众息息相关,反映着普通民众的意志和心声。大多数的作者和歌者也都是来自普通民众和社会底层,与过去封建社会豢养的宫廷官府的文化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谁抛弃了人民大众,谁的文学艺术就不能长久,就不能获得真正的生命力。这话说出来感觉像是马列等伟人说的,但是在10集节目做完之后,我更加深了对此的理解。同样,这部长达60集的纪录片,也必将具有和那些动人的歌曲一样,闪闪发光,引人注目。

在音乐的海洋中与那些从事词曲创作和演唱者们遨游了一圈之后,我将更坚定这样一个信念:为百姓大众而拍摄的纪录片必将具有恒久的生命力,我将为此而努力。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