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央新影官方博客

中国最权威的历史影像资料馆

 
 
 

日志

 
 
 
 

《乡村里的中国》“零经验”团队缘何赢得“金红棉”  

2014-03-10 10:0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乡村里的中国》“零经验”团队缘何赢得“金红棉” - 中央新影 - 中央新影官方博客

创作团队

    一个首次拍纪录片的摄影师、5个在校大学生,这个纪录片拍摄团队看上去不太靠谱。但是,他们却拍出了一部很靠谱的作品——《乡村里的中国》刚刚获得2013中国(广州)国际纪录片节“金红棉奖”最佳长片奖。

  在当晚的颁奖典礼上,干了30年 摄影记者的导演焦波,穿了一件摄影师特别钟爱的那种口袋很多的大红马甲,而他带领的几个小伙子却都是一身正式西服。对他们来说,这个奖项太突然了,也太重 要了。虽然焦波已经是中国有名的摄影师,也获得过很多肯定,但这个奖让他格外激动,因为这部作品是整个团队和参演村民们共同付出一年时光的心血结晶。

 

《乡村里的中国》“零经验”团队缘何赢得“金红棉” - 中央新影 - 中央新影官方博客

焦波

【导演简介】

  焦波,著名摄影家,曾任人民日报海外版摄影记者、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图片库艺术总监、南开大学等多所大学客座教授。影像代表作品有《俺爹俺娘》、《亲吻春天——俺和俺的地震孤儿》等。

 

★ 最难的是在村里住满一年

  “我实际上是一个摄影记者,以前就是拍新闻照片、纪实照片,之前拍视频也只是用来记录素材。这是第一次拍纪录长片。”

  说到《乡村里的中国》,焦波认为,要想了解中国,必须了解中国农村。“现在乡村处在一个巨变的时代,如果再不留下一些东西,那么以后我们记忆中的乡村就不可再现了。那个时候,大家就只能在回忆当中来思念故乡。我们把它拍下来,可以作为后人珍贵的回忆。”

  出于这个朴素的想法,焦波想到拍一部反映乡村全年生活的纪录长片。“这个乡村要不大不小、不远不近、不穷不富。”最后,他选择了自己的家乡——山东省淄博市沂源县杓峪村。

  焦波透露,《乡村里的中国》原本是一个“命题作文”,但之前很多电影制片厂、纪录片团队都没有完成,后来找到了他。“为什么?不是经费的问题,而是没有人能够在村里呆满一年。这是一个硬性指标,得把村里每天发生的事情记录下来,所以说这个很难。”

  他的团队可能是本届纪录片节最缺乏经验的一支队伍,因为除了他,其他人连大学都还没毕业,最小的一个才15岁。他坦白地说,如果请一些大腕的话资金也不够,几个人在村里面呆一年,估计开支得要几十万,最重要的是,人家愿不愿意住满一年?考虑再三,他还是决定找自己的学生。

  当时,焦波在成都理工大学等高校担任客座教授,他发现有些学生虽然还没毕业,但是能力很强。当他开始着手为项目征集团队人选时,报名的人很多,入选的5个学生都是他平时非常看好的几个人,平均年龄不到21岁,而且缺乏经验。

  团队中的每个人都身兼数职,例如一个人负责导演、摄像、剪辑,还有一个高个子男孩是制片主任,吃喝拉撒所有事情连同剧务,都归他管。年龄最小的那个孩子是北川地震的孤儿,绰号叫“小北川”。5年前焦波去震区采访时,收了6个地震孤儿做徒弟,教他们摄影、摄像。其中“小北川”和另外一个孩子拍了一部纪录片,参加四川国际纪录片“金熊猫”奖评选活动,获得了提名奖。

焦波最初也担心能不能完成,但是去了村子以后,学生们的工作状态让他大为放心。“他们那么能吃苦、那么执着,他们就是能够沉下心来,留在这块土地上,守着这个村子。”焦波觉得,用一年时间,他一定可以捕捉到些什么。

 

★ 最动人的是原汁原味的“真实”

  焦波每天要考虑的,除了片子创作问题,还有很多。孩子们的人身安全、器材安全、吃穿等生活问题,他都得操心。焦波生于1956年,这个“50后”觉得,跟年轻人在一块他也跟着年轻。村里167户,484口人,他们在其中选取了三户人家来重点拍摄。工作时,焦波出想法,让孩子们来具体执行,再由他来把关,包括内容、风格、构图等等。

  在一起合作,没有矛盾是不可能的,用他的话说,“就像朋友几天不见挺热乎,但是每天见面的话,就难免勺子碰到锅沿。”他们既是师生,也是一个家庭,大家一起种南瓜、土豆、茄子、西红柿,过乡村生活。

  因为焦波之前的作品《俺爹俺娘》名气很大,乡亲们也觉得他这个人很孝顺,和他关系很融洽,逢年过节经常送东西过来,“慢慢地,和所有人都变成了家人。”最大的好处,是村民在孩子们跟前,“能说实话。”

  村民们待孩子们很好,对“小北川”尤其照顾,因为知道地震当中他的父母和姐姐全都离世。“小北川”也慢慢从阴影中走出来,不再忌讳别人叫他这个绰号,甚至在片子当中就署名摄影“北川”。“他变得开朗了,开始能够跟人聊地震的事了。他在村子里过了16岁的生日,长高了10厘米。”焦波提到这些,很是开心。

  “这个村选得太对了!”因为村民们特别热情。焦波说,“每当有什么事的时候,他们会打电话给我,哪里出事了,谁家打架了,都会告诉我们。我们的摄像机就架在他们面前一米,他们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他们的镜头感太好了,比专业的演员还强,一条就过了。”

  评委们表示,《乡村里的中国》最打动人的就是来自底层、最原汁原味的“真实”。这种真实不仅不闷,还带有很强的戏剧性,不比故事片差。张艺谋的老师司徒兆敦就说:“像这种台词,任何人都写不出来。那种语言太生动、太鲜活了,听都没听过,让人过目不忘。”

  临走时为了报答乡亲,焦波他们给村里修了4条路。老百姓非常感激,说要立个碑,叫“焦波路”,他不肯,改叫“新影路”,因为片子是新影集团策划和指导的。焦波说,他就是想告诉观众一个真实的乡村,以及身处其中的人们,他们的梦想和追求,还有在挫折和无奈中继续前走的状态。

 

 

           本文来源:南方日报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